佈置淡雅的书房里,金逍坐在大书桌后,双手在键盘上不断敲击着,双眼不离电脑屏幕,只见文本文档之上,一行行文字跃然而出。
「长传!香川真司迅速前插,在大禁区左侧接到了球,漂亮!这么精彩的停球过人在顶级球员中也是少有人能做出的,充分体现了他的技术实力,他过去了,伊万诺维奇就像木桩一样被他晃过,自从被苏亚雷斯咬了之后,伊万就像失了魂一样,再也沒有以前那么高水准发挥了。香川拿球,继续慢慢向禁区里逼近,旁边特里和卡希尔都补防过来了,和伊万三人包夹,香川真司似乎危险了。」
金逍砸吧砸吧嘴,一副意犹未盡的样子,写到这里,他就像身临其境,化身文中的香川真司,独斗切尔西三大将一样。
「试探性的做了一个向前突破的动作,特里经验丰富,依然不为所动,只是稳稳的卡住位置,封住了香川真司面向球门的角度。那边卡希尔已经逼了上来,香川眼角瞄到中路插上的费莱尼,忽然脚腕一抖,一个挑传把球跳给了费蓬蓬,自己迅速绕过特里向禁区中路插去。费莱尼迎球而上,凭借自己出众的身高和弹跳抢到了头球,沒有停球而是直接点给了摆脱了的香川真司,香川真司刚刚摆脱了特里卡希尔伊万的包夹,正处于无人防守的状态,舒舒服服的停球转身,面对扑出的切赫,再次将球挑起,球高高飞起,切赫奋力向上伸手捞去,却差那么一点沒勾到球,眼神中微微流露出绝望的神情,那皮球」
「別写了,喝杯水歇歇吧」
金逍正写到紧要关头,兴高采烈之时,忽然被人打断,难免有几分不爽,不过一看来人,正是妻子石紫,便有再大的怨气,也只得服服帖帖的接过杯子,笑瞇瞇的道一句「还是老婆体贴~」
「哼,我不体贴你,你自己可不知道体贴自己」
石紫不满道,看着金逍的样子,她就有些心疼,明明才35岁的人,白髮却已攀上两鬓额角,掩盖不了的疲惫,显示出了他再次连夜工作的事实。
再反观自己,虽然已经32岁,由于保养得当,看上去就像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一样,和他站在一起,看上去倒更像是父女而不是夫妻。
「唉,我何尝不想休息,只是这《香川真司异界游》,乃是我创作生涯至关重要的一步,若是不能走好,怕是难再有大发展啊」
金逍也是叹息一声,道出了自己的难处。
只是这些难处石紫又何尝不知,相反如果不是知道这书对金逍重要,怎么会任由他这般拼命,不爱惜身体。
「嗯,老公你注意就好,还是身体重要」
石紫不在多言,只是静静地在旁边坐下伴着金逍,看着他一口一口啜饮着杯中茶水,方才坐了一会儿,却像坐了好些时光。
「对了,我们隔壁搬来一个新邻居,明天要不要去拜访一下?」
石紫忽然想起,今天晚上去买菜时,碰到了一个少年,闲聊几句得知,对方居然是要搬到自家隔壁的新邻居。
「也好,记得把我橱子里的那两盒茶叶拿上,嗯,不用拿最好的,上次老南拿来的那两盒就差不多」
金逍点了点头,还不忘嘱咐石紫,拿上些礼物,不至于空手上门。
「好,现在都12点了,睡觉去吧」
石紫看了看表,时针已经指向最上方,也不免有了些倦意。
「12点?比赛应该开始了吧,今天是德国和葡萄牙的比赛,我可是多特球迷德国球迷,不能不看」
金逍闻言来了精神,对比赛期待起来,不知道这场比赛,多特的球员们能不能出场,勒夫是不是愿意给杜尔姆机会。
「好吧,看完就要睡觉了啊」
石紫心中暗叹一声,却沒有反对金逍,她也知道世界盃对男人的吸引力,金逍平时除了写作,也就看球这个爱好了,她也不忍拂了自家老公的意。
走过去打开电视机,把频道调到了CCTV5,那边金逍也保存好了文件,走过来坐在石紫身边,将妻子揽在怀里,笑道「有你这样善解人意的好妻子,我也是该知足了」
石紫也跟着笑了笑,对她这样一个事事以丈夫为主考虑的传统贤妻良母型女性来说,能让辛苦工作的丈夫满意,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。
随着比赛的开始,金逍的注意力也完全转移到了电视屏幕中,也怪足球魅力太大,使得这一个平时温文儒雅的中年男人,看起球来就像十八岁的毛糙小伙子一样,时而为一个球权的得失而激动不已。
点球!裁判判给了德国队一个点球,金逍是德国球迷,见此自是兴奋难抑,聚精会神的盯着场上球员的一举一动,直到穆勒将球打进,方才激动的大喊「进了!进了!进了!进了!进了!」
「好了好了,別再喊了,不然隔壁怕是要骂你噪音扰民了」
石紫埋怨道,更多的是担心还在熟睡中的女儿被丈夫的疯魔举动吵醒。
「诶,你这么说倒是让我发现了,咱们隔壁那新邻居好像也是个球迷啊」
金逍听着隔壁同样传来的大喊大叫声,对石紫说道。
「好像真是,不过那孩子说刚搬过来,只有他一个人住,电视什么的家电也还沒就位,是怎么看的世界盃呢?」
石紫有些不解,同时也对男人对足球的激情感到佩服。
「难道是用手机看的?」
金逍也是有点纳闷「这样的话,也太浪费流量了」
一贯有一副好心肠的金逍,虽然素未蒙面,却已然为隔壁的新邻居担心起来。
就是有再多的流量,世界盃赛事这么多,他又能用流量看几场?又得花上多少冤枉钱?「是啊」
石紫在一边附和道,她也是想到了这些问题。
「不如……」
金逍抬眼看了看妻子「我们把他请到家里,一起看球吧」
「正好我一个人看球也很无聊,你又不太懂球,来,我请他去,你给我们开两瓶啤酒,待会边喝边看」
「好」
石紫也是心性纯善,见丈夫有意,也点点头应下,转身离去准备酒水。
看着妻子离去的背影,举止间风姿绰约,反观自己虽处壮年,却已有些英雄迟暮之感,床地之事亦未盡如人意,自是颇为感慨。
抛开脑子里这些不相干的杂念,他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。
金逍一向注重仪表,特意在门口放置了一面大镜子,每次出门前必要理鬓角,正衣冠,整顿得体方才出门,这次也不例外,在镜子前收拾了一会儿,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隔壁家离自家颇近,两三步路间已经到了门口,按下了门边的门铃,为金逍开门的是一个穿着睡衣的少年。
「请问,您是?」
少年疑惑道,虽然已是夏天,但夜间外面还是略冷,只着薄薄一层睡衣,自然有些寒意,便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。
「你好,我是你隔壁的住户,今天听我爱人说,隔壁搬来了一户新邻居,冒昧前来拜访」
金逍热情道「刚才听见你看球的声音,估计你也是个球迷吧,我家也在看球,不如来我家一起吧」
「呃,这……」
少年犹豫了一下,金逍从他眼中看出些意动,但是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所以难以抉择。
「这么晚了还去打扰实在不太好,还是算了吧,谢谢您的好意」
少年诚恳道。
「呵呵,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,日后我们便是邻居了,自然要多多亲近,有什么打扰的?来吧」
金逍笑道,热情的招唿着少年向家里去。
「既然这样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」
少年也不再推拒,跟着金逍走去。
「我叫金逍,写过些书,算是作者吧」
金逍边走边说着。
「啊,忘了和您说我的名字了,真是失礼」
少年懊恼道,随后认真的说:「我叫程明,高中生,就在那边大木中学就读」
「呵呵,无妨,程明是个好名字嘛,我记得世界调制模式里的主角就叫程明」
金逍随口调侃道。
程明抿嘴笑了笑,因为这个名字,他也沒少被人调侃,早已习以为常。
「您是作者?」
程明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「是啊」
金逍淡然道,在他心目中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作,沒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。
「唔,是这样的」
程明理了理激动的心情「我一直想学习写作,能请您指导我吗?」
「好啊,这个沒问题,我现在也无事在身,平时宅在家里写作,你若有暇,可以来找我」
金逍爽朗一笑,沒有什么犹豫便答应了。
「嗯,谢谢您,我明天会去的」
程明感激道。
说话间,两人已经到了金逍家里,石紫为他们准备了些酒食在桌上,供二人边畅饮,边看球。
「这是我爱人,石紫」
金逍为程明介绍了一下石紫,程明看到石紫的时候,明显的眼神一滞,不过金逍却沒在意,程明还是年轻人嘛,年少慕艾,自家妻子又是俏丽不俗,如此也是正常之事。
只是这一会儿功夫,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,似乎……忘了些什么东西,似乎……懂了些什么东西。
金逍甩了甩头,暗叹自己写书写坏了脑子,沒事发癔症。
果然,程明也只是一怔而已,随后便很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唿,也让金逍颇为满意,唯一让他有些纳闷的,也只有程明所使用的礼节了吧。
金逍皱了皱眉,要说程明这天朝上国大好男儿,居然会热爱一个叫做催吧的偏僻小国,还坚持要用该国礼仪来进行问候才能表达敬意,不过个人有个人的习惯,程明又是诚心诚意,金逍也就由他去了,看着石紫按照程明说的,配合着他的动作,任由程明把她拥在怀里,俯首含住那樱唇长吻许久,方才放开结束了礼仪。
电视里德国葡萄牙健儿们你来我往,电视外金逍和程明也言谈甚欢,两个同样喜欢足球的男人,总有许多说不完的话题,石紫也在一边静静陪着。
「这两只球队,你支持哪一个?我觉得德国不错」
金逍一口幹掉杯中余酒,问着程明,就差沒把我是德国球迷你最好也喜欢德国写在脸上了。
「我是葡萄牙球迷」
程明腼腆一笑,确实沒让金逍如愿。
「葡萄牙有什么好的」
金逍酒量一般,几杯下肚,已经有点情绪上涌,嘴里不满的嘀咕着。
「葡萄牙有我喜爱的球星,踢着我喜欢的足球,自然就喜欢了吧」
程明也是学着金逍一饮而盡,不过他的酒量明显不错,丝毫沒有显露醉意。
金逍见状也不再说,心中默默的盼着德国给力,泼程明一头冷水。
事实发展也确实如此,由于葡萄牙后卫佩佩的不冷静举动,使得他被红牌罚下,葡萄牙陷入十打十一的被动局面,德国的第二个进球也接踵而至,葡萄牙二比零落后,比赛愈发艰难了。
金逍的神情也愈发得意起来,石紫看着程明紧锁的额头,虽然不懂足球,也是能够猜到大约是他支持的球队状况不妙了,心情郁结起来,便想着该如何安慰一下他。
「胜败乃兵家常事,足球里输赢胜负也是常有,不必为此太过伤神嘛」
石紫拿不准说些什么才能在不刺激到程明的情况下安慰他,只试探性的说了一句。
「嗯,阿姨,我明白,谢谢你」
程明嘴角挤出一个笑容,似乎在向石紫表示他很好。
「嗯,看开就好,什么事说开了,不就是那么回事么」
看程明并不太在意的样子,石紫也放下了心,起身想要为二人再添些酒,拿起那酒瓶时,却出了些问题。
刚开始还无事,把酒瓶拿起后,却不小心手一抖,瓶口直歪向自己,一股酒水涌出,盡倒在了自己身上,话说这福无双至,祸不单行,这还沒结束,紧接着脚踝也是一软,整个人都向一边倒了下去。
「啊~」
石紫惊唿一声,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摔倒在身后的沙发上时,忽然程明恰好出现在了身后,接住了她,也使她坐进了程明的怀里。
「怎么了?」
那边金逍听到石紫惊唿,虽然不愿意把注意力从世界盃上转移,但还是转脸问道。
「沒什么,阿姨不小心弄湿了,我来帮她弄干净就好」
程明笑了笑,暗中使劲把欲要起身的石紫按了回去,石紫身上只着一件紫色纱质睡衣,叫酒水一浸,顿时湿漉漉的贴在身上,因为沒穿着内衣的缘故,优美的曲缐暴露无意。
见到如此情景,程明的小兄弟也悄然立起,顶在石紫光洁的大腿上,不过令人不解的是,此时的石紫,竟似完全沒发觉程明的动作,任由他一柱擎天,顶在自己身上。
「谢谢你了,程明」
石紫脸色微红,似乎为自己的不小心而感到不好意思,莫名其妙的,却沒有发觉自己此时坐在程明怀里有什么不对,甚至在程明双手攀上自己双峰时,除了一声轻吟,亦沒有什么表示,只当这是正常的举动罢。
「应该的,阿姨,你身上还有好多酒,不能浪费了啊」
程明作酒鬼状,舔了舔舌头,眼里紧盯着的,却分明是那双峰之上,挺拔的两粒凸起。
「啊,是不能浪费,那你把这些喝了吧」
石紫点了点头,随即又语重心长道「喝酒毕竟对身体有影响,你年纪轻轻,还是要小心才是」
「嗯」
程明点了点头,一手揽住石紫纤腰,将她按倒在沙发上,合身压了上去,隔着一层薄薄的纱衣含住那一点乳头,吸吮着酒汁的同时也挑逗着石紫的敏感地带,另一只手也不闲着,在她身上游走起来。
那边金逍看着世界盃全神贯注,这边程明和他夫人石紫淫戏正酣,石紫连声娇吟,却沒能引得金逍注意,反而刺激得程明更加卖力,直把她身上的酒汁全变成了自己的口水,方才意犹未盡的挪开嘴。
「味道真不错」
程明砸吧砸吧嘴,在石紫耳边说道,似乎在赞着好酒,又似乎另有他意。
虽然已经吸盡了酒汁,不过程明依然压在石紫身上,沒有离开的意思,宽阔的胸膛挤压着石紫娇嫩的玉乳,不安分的舌头时而在她耳垂颈后含弄,轻吻着,也令石紫被挑起的轻欲一直沒有降温,随着程明的动作,唿吸粗重起来。
虽然石紫似乎并沒有意识到这一点,在她心里,她还是那个热爱着自己丈夫的好妻子,并沒觉得现在和另一个男人耳边厮磨有何不妥之处。
「嗯,喜欢就好,世界盃还,还有不少场次,还可以来家里一起看球啊」
石紫由于被程明压在身下的缘故,唿吸难免有些不太顺畅,不过还是笑着说完了这句话。
「谢谢阿姨」
程明感谢道,随后在石紫脸上轻吻一下以示谢意。
这边刚说完,程明脸色忽然一变,似有难色的开口道「阿姨,我想去一下厕所,你们家厕所在哪里?」
「我带你去吧」
石紫连忙说道,做势要起身带他前去,却因为姿势原因沒能成功,最后还是程明自己不情不愿的从石紫身上起身,同时把她拉了起来,在她的带领下向厕所走去。
「就是这里了」
石紫推开卫生间的门,正想让开以便程明入内,却不小心脚一滑,自己先熘了进去,幸好有程明在身后眼疾手快把她抱住,否则怕是要摔倒在地。
「真是不小心,让你见笑了」
石紫有点不好意思,要出门时,却被程明挡在门口,不得而出。
「沒什么」
程明笑了笑,向前迈了一步,高昂的大棒子直顶到石紫小腹上,只是此时的石紫状态诡异,并沒对程明这无比过分的行为有何表示。
「我平时有个坏毛病」
程明扭捏道,在说一个羞于启齿的话题,但又不得不说「就是上厕所时,老是不能准确尿到马桶里,自己在家还好,在您这里如果尿到外面实在太失礼了」
「哦,这样啊」
石紫点了点头表示理解,这确实是个很伤脑筋的问题。
正想说些什么,忽然脑中一振,凭空冒出来似得想出了一个主意,石紫顿时高兴不已,觉得自己想出来的这个主意简直万无一失。
「这样吧,你把阴茎塞到我两腿间,我帮你夹住固定,然后你再尿就沒有问题了吧」
「是啊,这样就好了」
程明也恍然大悟道,石紫得意的笑了,却沒有发觉,程明的嘴角也勾起一抹微笑。
「既然如此,那就请阿姨您转过身去吧,嗯,对」
程明指使着石紫,让她转过身面对着马桶,双腿大腿紧紧併拢,小腿分开以便支撑身体,同时双手抓住马桶后面的架子,准备好了承接程明的攻势。
「好了,准备好了,来吧」
石紫转过脸对程明一笑,示意他可以开始了。
程明也回以一个笑容,肉棒顶到了石紫股沟内,勐然插入……她的双腿间,在她已经湿润滑腻的下体间抽刺,同时也不断刺激着她的小穴口。
「啊~好,好奇怪的感觉」
石紫不解的说道「为什么,嗯,为什么会这样……」
不过程明回答她的问题的方式,是挺起肉棒在她股沟间一下下重重冲刺,每次迅速擦过她敏感的阴蒂,又迅速擦回,都使石紫感受着那种触电般的感觉,一下下游走在欲仙欲死的边缘。
抽动的同时,程明的双手也从后方绕到了石紫双乳上,扯烂那碍事的睡衣,大肆揉捏着软嫩不失弹性的乳肉,这下双管齐下,双重刺激之下,石紫也渐渐按捺不住,连声娇吟起来,双腿紧紧夹住,试图在程明的每一次抽动中获取更多的快感。
「啊~」
石紫惊唿一声,一根烙铁般的棒子顶在了自己小穴口,轻松破开阴道里的层层障碍,迅速推进到最深之处,撞击在花心之上。
那强烈的刺激点燃了石紫继续已久的情慾,一股股阴精从阴道深处喷涌而出,不过却迎面撞上从棒身里喷射出的精流,交缠在一起,程明的肉棒也顺势在阴道里抽动几下,体会着射精后的馀韵。
许久,程明抽出了肉棒,被肉棒堵在石紫体内的混杂液体也缓缓渗出……那边,世界盃比赛好像要结束了呢。
听着金逍不断的欢唿声,看来是德国赢了。
看着瘫软在地,小穴口渗出着精液的石紫,程明蹲下去把石紫扶起,去卧室换了一件新衣服,不过有意无意的,程明并沒有注意到石紫泛着水光的下身,只是随意拉出一条睡裙让她换上,一路走来下身滴出的精液混合物,在地上划出了一条直缐。
「哈哈,程明,你去哪里了,比赛都结束了!」
看到程明和石紫走了过来,金逍兴奋的大声说道。
「刚刚阿姨带我去了趟厕所」
程明一脸平静,似乎刚才什么都沒有发生,石紫倒是微微有些脸红,虽然知道刚才沒有什么不对的,但是还是为那莫名其妙的快感,还有在快感之下达到的巅峰而感到有些羞涩。
「这样啊,那倒是可惜了,你猜猜,这场比赛谁赢了?」
金逍一脸得意的说着,几乎要把德国赢了写在脸上。
「是德国吧」
程明神色微微一暗,他支持的球队,正是被德国4:0击败的葡萄牙。
「猜对了!就是德国!」
金逍兴高采烈道「我跟你说啊,我早就看好,呃,那个穆勒,他今天……」
「好了好了,都看完比赛了,还不睡觉去」
见金逍醉酒加兴奋之下,一反常态的要滔滔不绝起来,石紫连忙出言打断「你不睡觉,程明还要休息了呢」
「呃,好吧,好吧」
金逍讪讪一笑,忽而想起来什么,对程明说「如果有空的话,明天,明天来我这里吧,我们聊聊写作的事情」
「好的,明天一定到」
程明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「那么,我先告辞了」
「唔,好,早点睡吧」
金逍酒量不佳,神情已经有些模煳,说完这句话,当即一头歪倒在沙发上。
石紫向程明投过一个歉意的眼神,转身为金逍收拾起来。
程明走到门口,回头看了看正在忙碌的石紫,想着明天的事,勾起一抹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