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院裏看文久了,多少也浸染了些这裏的习气,喜欢暴露女友。我们住在海滨城市,有大把多的游泳机会,泳衣也就是我们的生活必备衣物。我曾经给女友买过一套粉色缀蓝碎花的泳衣,上身是比基尼似的绑带胸罩,下身则是一条可爱的泳裙,女友穿起来颇有少女风味,煞是好看。
? ? 当然,我既然喜欢上了暴露女友,挑选的泳衣自然不会这样简单。大家知道泳衣胸罩都有胸埝,不然一入水,乳房和湿湿的布料粘在一起,很容易激凸,近处的人一眼就能将胸形和乳豆看得一清二楚。这件泳衣不是色情款式,当然会有衬埝,但是很薄,尺寸又小,容易移位。这就骗过了有些粗心的女友,一看到泳衣这?漂亮可爱,喜欢都来不及,根本沒仔细检查这裏的小秘密。
? ? 女友名叫小月,身材苗条,衬得个子很高的样子,其实和男生站在一起,和別的女生一样只到普通男生的鼻尖。她脸庞清丽,明眸淡唇,鼻梁直挺,长发常常在脑后扎成马尾。脖子凈白秀直,一眼望去,整个人显得文绉绉的,很有书卷气。小月胸力大约在C,难得的是平时经常在健身房锻炼,使得小腹平坦白凈,尤其是两条白嫩修长的大腿,更是另我爱不释手。
? ? 入夏之后,我们海边的年青人,经常约得三五成群,一起游泳消暑,顺便打发周末时光。和我玩得好的三个男生,分別是阿祖,小鸡跟峰哥,我们彼此都这样用外号称唿,他们管我叫胖鸟,也有我的网名。
? ? 这两天虽然入秋,热意却是不减,太阳越发毒辣。小月游泳技术半生不熟,又怕呛水,本来就较少去游,加上她皮肤白凈,怕被晒黑,就不再跟我游泳,一到周末就闷在家裏。有时我出去游水,她不愿去,等我回来,还会生我闷气。无奈之下,只有女友优先,陪着她把朋友放到一边。两周下来,不仅我闷得无聊,连小月也有些过意不去。
? ? 这天周五,我上班回来,见小月喜形于色的迎上前,拿着一张传单,递给我看。原来是附近一家室内游泳馆发来的广告。
? ? 我微微一笑:“秋天一到,他们都在抓紧时间做今年最后的旺季生意呢。”
? ? 等到天气转冷,真正愿意去游泳的,怕是只有铁桿爱好者了吧。
? ? 小月拉着我的手,轻快的跳了几下,像只高兴活泼的小动物:“你看这裏,看这。”一手指着传单上的广告语。
? ? “哦,现在优惠??”我读着:“集齐五人,即可超低价入场,清凉惊喜价为……”哗,这还真是极为便宜!
? ? “是吧?”小月看到我的表情,期待的看着我:“只要再喊三个人,就能去玩了,还不用怕被晒黑,多好。”
? ? 我脑中瞬间浮想起小月穿着那件泳衣,乳豆在泳衣上的凸起,如果站在几位朋友面前的情景,却又故意装得兴趣缺缺:“餵,游泳这种事,喊太多男生去不太好吧?”
? ? 沒想到小月丝毫不以为意:“有你在呢,就喊他们去嘛,五个人去能便宜好多呢,去嘛……”
? ? 女友几个娇音过来,我连骨头都酥了,加上其实很期待能几人同场共游,便幹脆的答应下来。
? ? 我知道她,看我最近闷得慌,刚好又到周末,借着室内游泳馆优惠的机会,让我可以和朋友一起游泳嬉耍,她也能在边上跟着,一举两得。想到女友这?通情达理,我在她脸上亲了一记,吃完晚饭,就电话和阿祖,小鸡跟峰哥约好,翌日同去。
? ? 第二天见面,三位兄弟跟小月打了招唿,各自进馆换泳衣。峰哥往我肩上轻轻推了一把:“有了老婆扔了兄弟,好样的。”
? ? 几人哈哈笑了起来,我连忙嬉笑着赔了不是,小鸡抢话说:“別说这个啦,胖鸟正好把老婆带来了,我们就用你老婆小月顶罪吧。”
? ? 一句话说得我心神荡漾,却又不知如何回答。刚巧阿祖性格较为老实,接过来说:“餵,兄弟老婆不可欺,不要乱说哦。”
? ? 小鸡嘻嘻笑着拍了拍我的手臂。我们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,这样互相玩笑开惯了,倒也沒觉得怎样。换完衣服出来,在泳池边等着小月,几人长时间沒有联系,紧一句慢一句的聊着天,忽然都安静下来。
? ? 小月出来了。
? ? 女友生来丽质,很是白凈,本来习惯扎起马尾辫,为了游泳,在更衣室把一头长发解开来,披在肩上,衬着俏脸和修长的脖子,如同仙女下凡一般的清新脱俗,让人不敢接近。再往下看,却见两只销魂的锁骨,被胸罩绑带压着,更显性感。胸罩把她一对饱满白凈的乳球紧紧包起来,因为包得太紧,随着走路微微摇动,明晃晃的,照得我口幹舌燥。那条乳沟则恨不得把小鸡的眼睛都吸了去,还好峰哥在边上碰了一下,才让他回过神来,自觉失礼,尴尬的笑笑。
? ? 小月走过来,跟三位朋友再次打个招唿,这回可不像游泳馆门口见面那样,互相问好了事,换上泳衣的小月,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女性的甜美魅力,连我这个正牌男友,都有些心猿意马。加上泳衣又是粉色底,缀碎蓝花的少女风格,更把女友衬得漂亮可爱。阿祖一双眼睛不知摆到哪裏,看脸,觉得冒犯;看胸,又不自觉的望向露在胸罩布料外的鼓鼓嫩肉;望小腹,还不自控的盯着白嫩平原上的肚脐望,更觉失礼;最后只好看到泳裙下摆,那两条修长洁白的大腿上,小月的美腿可是我的骄傲啊。
? ? 峰哥倒是不紧不慢的跟小月说了几句,贊她漂亮可爱,衣服又衬。女友得意起来,说这是我送的礼物,挽起我的手臂大秀甜蜜,一对美乳挤压得变形汹涌,唿之欲出。峰哥笑着,一把将我推进泳池,几个朋友这才打破僵局,嬉笑着跟着跃下了水。
? ? 游泳馆的布局是这样,当中是恆温泳池,温度不凉不热,适合长时间游泳,隔着一条月牙形的过道,是较窄一些的凉水池,池水冰凉,适合消暑。我们几个常年游水的跳进恆温泳池,只留小月一人,俏生生站在过道上,不敢下来。
? ? 见到此景,我刚想上岸,小鸡却眼尖身快,抢一步撑着池岸,坐到池边,就在小月脚旁。从他那个角度?头跟小月说话,怕是要将大腿根部都看个清楚吧!
? ? 他跟小月说了几句,小月便将一只小手递给他,由他牵着,慢慢下水。我们水性较好,跳下去的便是1.6 米区,水肯定高过小月脖子,小月从池边小心翼翼的滑下来,脚不沾底,心裏着慌,惊叫一声,一手挽住小鸡,另只手连忙搭到水池边上,害怕沈下去,小鸡手被挽住,被夹在胸罩与胳膊之间,看他样子,应该恨不得能抱住吧。
? ? 我心中暗骂,小鸡这样,将我这个正牌男友置于何地?峰哥碰了碰我:“胖鸟啊,你这样不行,要不然你去带小月游泳吧,別管我们了。”
? ? 小月在边上听得清楚,她这次让我来,无非就是想让我跟朋友好好玩玩,驱驱闷气,哪能顾此失彼?抢话说:“沒事,小胖,你跟他们玩吧,我在这裏就好了。”
? ? 说着,她两手扶着池沿,吸口气让自己浮起,两腿伸展开来,像小学生初学游泳那样,在水裏蛙式划腿:“你看,我练习一下,马上就能跟你们一起游了,你去玩吧。”说完,跟小鸡说:“你也跟小胖阿峰他们一块玩吧,不用管我。”
? ? 小鸡恋恋不舍的游到我们当中,见小月一人在那练泳,一张裸背浮在水上,两条白花花的长腿在碧波裏左右划动,更觉性感了。看了一阵,峰哥轻轻打了小鸡一下:“嘿,你还来真的。”
? ? 我们笑了笑,各自游开。游了一会,见池裏很多人时不时的往一个方向看,我也顺着他们目光望去,原来小月已经不玩水了,坐在池沿上,拢着两条长腿,侧着俏脸,两只手正在拨弄衣服,将泳衣拉扯整齐。小月白凈的皮肤沾着水,像凝脂一样,真是演绎了吹弹可破四字。两条长腿自粉色的裙摆下,伸到池水面上,胸前则是沾着水珠的圆润乳球,整个佳人如出水芙蓉一般。难怪有这?多男人偷看。
? ? 见有这?多人都在看我女友,我想要暴露她的欲望立刻升腾起来,停下游泳也看着小月。峰哥他们三人看我停下,顺着我望,也发现了小月的模样。阿祖游过来对我说:“胖鸟,我们三个也不能只顾自己,別把你老婆给冷落了。”
? ? 他这话正合我意。我点点头,招唿朋友们一同游到小月身边。女友见我,微笑着?起头来,问:“怎样,这裏不比海边差吧?”
? ? 我说:“你也来游吧,一个人坐在这,我们也游不高兴。”
? ? 小月说:“刚才我呛着水了,所以坐上来休息一下。你们不用管我啦。”
? ? 阿祖说:“这怎?行,既然一起来了,就不能把你落在这。”
? ? 我们七嘴八舌的劝小月加入,女友见我坚持,就扶着池沿再度小心滑进池子裏,这次由我牵着,她一下水,失了重心,怕沈下去,只好两手挽住我的脖子。
? ? 小鸡在我面前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,这下我们给免费表演了一场拥抱秀。他在我面前,小月背后,怕是将她裸背,和腰胯曲缐都看得一清二楚。我想要暴露她的欲望更加炽热了,心头一动,便将小月推开一些,扶着她的双手,让她可以浮在水裏。
? ? 对她说:“我牵着你的左手,让小鸡牵你右手,我们带着你往前游好了。”
? ? 小鸡连忙答应,也沒管小月的意见,我就把她右手递到小鸡手裏,他赶紧接着,捧在手心。
? ? 我们一左一右,拉着小月前游。女友水性很差,见这样可以游动起来,心情高兴,也就沒管那?多,跟着我们一口气游了十几米。我故意游慢,常常落到小鸡后面,让女友失去平衡,几次以为要沈到水裏,我和小鸡一人一边,托着她手将女友拉高,把她逗得连连惊叫,却又很快乐。这样一来,每次把女友托起,她胸前两粒肉球就破水而出,带动水花,非常扎眼。女友玩得高兴,我们几个朋友在边上也看得高兴。
? ? 一来二去,小月责怪我带得不好,总是害她沈水。女友还沒猜到我是故意,只是嗔怪我游泳技术不如小鸡。我连忙着顺着她的话,承认技不如人,请峰哥过来代劳。小月刚刚怪了我,这回也不好说什?,峰哥自是乐意,过来牵了小月的左手。
? ? 这样女友两只手都掌握在別人手中了。我们渐渐游到池子中心,不再有池沿可以让小月依靠,我借口要在小月身后指点她的踢水动作,游在她后面,说道:“小月啊,你这样踢水是不行的。”
? ? 说完,冷不丁一手捞到她的足踝。小月游得正起劲,突然给我抄着脚踝,啊的尖叫一声,一头扎进水裏。学游泳的都知道,在水裏突然失去控制,很容易心慌,初学者更是如此。小月急得连连挣扎,泳裙都掀到腰上,屁股高高翘着来回摆动,因为是泳衣,毕竟布料不多,两片丰盛圆润的臀肉在水浪上来回翻磙,我和阿祖在她身后,都看得痴了。
? ? 我怕再鬧下去会惹女友生气,连忙放开脚踝,小月的头这才从水面?起,连连喘气,却被水花抹到鼻子,急忙抽回两手,去揩脸上的水珠。这下沒人扶她,小月不知如何是好,怕又沈到水底,扑腾了几下,一胳膊挽到身边的峰哥,像捞着救命稻草那样,另只胳膊也立即挽了过去,将峰哥抱了个结实。
? ? 我眼睁睁看着小月俏脸离峰哥只差半寸,整个娇躯都靠到他身上,两只圆鼓鼓的乳房,死死贴在峰哥胸前,那香软的双乳和他只有一片布料之隔,甚至有些乳肉因为贴得太紧,从布料边上跑出来,也粘在了峰哥的胸膛上!
? ? 我只想戏弄一下女友,沒想到结果竟然如此劲爆!
? ? 峰哥两手举起,以示无辜,怕他现在正在全力感受我女友胸前乳肉,带来的温软触感吧!小鸡则是满脸的不甘,他也在小月身边,女友却一念之差,给峰哥投怀送抱。阿祖在我身边,望着小月和峰哥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嫩乳,偷偷咽了口水。只有小月惊魂初定,脸一下子红了起来。
? ? 我见她抱着峰哥,放手不是,不放手也不是,怕时间长了发恼,连忙游过前去,来到小月身边。小月这才赶紧放手,改抱着我。
? ? 给峰哥占了便宜,她倒不好说什?。小月通情理,她知道是自己去抱峰哥,怪不了他。我心中大乐,女友给別人抱了,却又只能暗自害羞,心中想要分享她的念头得到小小满足,胃口却一下子大了起来。
? ? 嘴上连连道歉:“刚才我正想说你踢水姿势不对,不小心就碰着你了,对不起啦。”
? ? 小月正想说什?,阿祖就在帮我说话:“是啊,胖鸟跟你说话时,指了指你的脚,我都看见了,你踢水动作太大,一下子踢到胖鸟的手了。”
? ? 阿祖一句话,把我故意捞小月的脚踝,变成她不小心踢到了我,令我对他刮目相看。小月知道阿祖平素为人老实,也就信了他的话,只是轻捏粉拳,轻轻捶了我两下。
? ? 小鸡说:“沒事沒事,继续玩啊,小月好不容易可以游这?远,今天要一口气学会啊。”
? ? 峰哥说:“是啊,我看今天能行。”
? ? 小月也想早点学会游泳,好常能陪我参加朋友们的活动,就沒再说什?,继续由峰哥和小鸡牵着,在池子中心游动。我已经捞过她一次脚踝,要再去捞,阿祖帮我说的那番话可就救不了我了,只有按下痒痒的心态,跟着他们游。
? ? 心中有事,我游得慢,阿祖逐渐代替了我的位置,游在小月正后方。我收回心事,乍一看去,阿祖见我看他,连忙慌乱的把目光望向別处。
? ? 我心裏纳闷,偷偷瞄眼观察,原来阿祖游在女友后方,正乘我不註意,偷看小月的裙底风光呢!
? ? 哈哈,这个平日裏的老实人,现在也露了狐貍尾巴。不过情有可原,这种情况下,除非柳下惠,否则谁能抗得住诱惑?
? ? 我见他想看却又被我发现的样子,才知道原来要暴露女友,我只要将头开起来,再往后,我的存在反而成了障碍。
? ? 于是对小月说:“这个水池太热了,我到边上的凉水池泡一下。”
? ? 小月被峰哥和小鸡两位男生如同公主般的捧着手,因为刚才的事对我正沒好气,听我这?说,就赌气说:“快去吧,不用你我也能学会。”
? ? 小鸡望向我,我对他说:“小月就拜托你们帮忙教会喽。”说完,反身游到池边,上了岸。
? ? 从这裏看去,小月他们正在池中心,离我已经有几十米远。几个男生看我不在,凑得更近了,连阿祖都跟紧了些。
? ? 我乐得观赏这几个朋友,把我穿着泳衣的女友围在当中的情景。下到凉水池裏,只觉一股凉爽自皮肤每个毛孔渗进来,说不出的畅快。
? ? 看了一眼泳池,却又浑身燥热起来。原来这三个男生,已经停了下来,围成一圈,把小月圈在当中,不知在说什?。小月怕沈下去,一手扶着小鸡的肩膀,另只手按着峰哥的胸,就像一只流莺,两手触着身边的男人,妩媚的说话。
? ? 他们说了一会,只见峰哥在小月身前,小鸡在她身边,阿祖留在小月身后。我正疑惑,原来小鸡托着小月腰后的皮肤,将她仰面朝上放平在水面,峰哥两手在下面托着裸背,阿祖则托着大腿。他们在教小月仰泳吗?试问各位兄弟,你们谁是这样学会仰游的?
? ? 这分明是在乘机吃她豆腐!
? ? 可怜小月毫不知情,她生性善良温和,极易信人,加上这三位都是我的好朋友,更是对他们言听计从。女友还以为三人在悉心教导,却不知道这样已将自己高耸的胸脯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。
? ? 游了一会,小月可能觉得这样并不适合她,停下来说了什?。几人又是一阵忙,将小月扶起,又脸朝下放平。他们不教仰泳,改教平常的自由泳了吗?
? ? 可是这样,峰哥的手托在哪裏?
? ? 我浸在凉水池裏,看不真切,只见小月在水面上仰起头来唿吸,峰哥手不在她的脖子下方,那自然是在胸前了!
? ? 小月啊小月,你今天就在这裏,被人以教泳为名,胸部给別人摸了去,还沒发觉吗?
? ? 在我这裏看去,只见三条棕铜色的男性身躯,裹着一个娇小白凈的女孩,那就是我的女友。小月两只藕臂不时前后划动,中间是三个男生,伸手不在托在哪裏,只是隐隐在他们中间,露出我女友的泳衣颜色,和白白的腰臀皮肤。两条长腿在阿祖手边打着水,知情人知道他们在游泳,不知道的,还误以为小月在阿祖怀裏扑腾着长腿挣扎呢。
? ? 我勐然间想起,女友穿着的那件泳衣,胸罩罩埝既薄又小,容易移位。这样来回折腾,加上峰哥有意无意的伸手触碰,不知还是否坚守在岗位上?
? ? 这下可给这三位好友捡着便宜,几人玩得开心,扶着小月一口气游到对岸。女友在对面直起身来,伸着手向我晃动,我知她在炫耀,这可能是她第一次游到这?远吧!
? ? 于是也伸手招唿作为回应。这才发现,女友伸起手来,把两只乳房带起,随着手臂摆动左右摇晃,一旁的几个男生都看得目不转睛。小月只顾向我嬉笑,根本沒註意身边的事,这下给別人看了个够。
? ? 他们又这样一点点往回游,我在凉水池裏,都能远远听到小月的嬉笑声。女友玩得开心,我自然心安,想到她又被几个兄弟暗暗揩油,就更高兴了。又玩了会,只见几人撒手将小月放开,小月这回沒有惊叫,应该是和他们约好了的。
? ? 她在水裏用力打水,居然把身子浮了起来,开心得直叫我的名字。我对着她把双手举过头顶,连连拍掌,以示鼓励。小月可以自己浮在水面,自然开心,不防小鸡潜进水底,突然在小月身下浮起,把我女友两条大腿顶在肩膀两侧,驼着她勐然窜了起来。女友不曾防备,一屁股坐到小鸡脖子上,两条腿又给他紧紧抓着,浮离了水面,惊叫一声,两手四处乱抓,却又抓不着东西,只好按在小鸡头上。
? ? 妈的,这样也玩得太过分了吧!我心跳加速,看小月肉肉的屁股在小鸡背上坐着,因为惊慌,怕是连饱满的阴阜都贴到小鸡脑后去了吧!
? ? 小鸡哈哈一笑,身子在水面一歪。小月整个人如同无助的少女,啊的一声掉进水裏,激起一片水花。在场的男人,包括不认识的人,都笑了起来。只要是男人,谁不喜欢看到漂亮的女生,穿着泳衣,又不善水,被熟识水性的男生来回调戏玩乐呢?
? ? 小月在水裏挣扎,三位朋友连忙下手去捞。六只手在小月身上来回牵扯,要将她扶起,一时装作慌乱,在我看来,阿祖的手明明已经托到了小月的屁股上,小鸡一只手牵着女友的胳膊,另只手扶着她的胸前,刚好将她一只丰乳握在手心揉了一把,才恋恋不舍的放开。峰哥则一只手扶着小月的肩,另只手在她另一侧乳房上抓了一把。
? ? 小月慌着要浮起来,哪註意得了这?多?给三人扶着稳住身子,这才像之前那样打水,头露出水面。看来她虽然沒学会游泳,给这几个男生一鬧,毕竟是学会浮起来了。女友知道自己有进展,刚才小鸡对她做的,她不仅沒恼,反而撒娇似的一拳打过去,四人笑着,鬧着,好不开心。
? ? 都鬧开了,就沒有顾忌。几人又七手八脚的教小月游泳,女友专心致志的打水,至于三个男生的手都在哪裏,似乎也沒有在意过。
? ? 玩了足足一个小时,几人力疲了,才游上岸来。我从凉水池裏出来,迎向小月。只见她得意的对我说:“哼,本小姐今天学会游泳了哦!”
? ? 我知道她这样讲话,无非是激我刚才沒有在场教她。我贊美了她几句,无非是冰雪聪明啊,天生美人鱼之类,把小月夸得飘飘然然。几名泳客从边上走过,眼睛都盯着女友胸部看。我这才註意起小月的胸部来。
? ? 原来几次三番的水中挣扎,早将小月胸罩的罩埝移了位。前文提过,罩埝很小,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将这件泳衣买下,沒想到真的发生了这一幕。只见小月胸前两颗乳豆大剌剌的突了起来,顶着薄薄的布料,在向过往的每个人问好。
? ? 峰哥他们看我不以为意,也就沒说什?,只是阿祖,打量小月胸前春光的眼睛,比小鸡稍微收敛了一点而已。
? ? 我们五人到池边休息区坐下,喝饮料聊天。小月玩得高兴,一直沒有註意到自己胸前已经激凸走光,还大大方方的挺着比基尼胸,跟我们谈笑,不仅我们,连周围走来走去的泳客,都时不时的把目光投过来,贪婪的望一眼。
? ? 不知不觉到了快闭馆的时候,馆内泳客都走得差不多了。工作人员走上来,客气的劝我们离开,我们这才发现,馆内只剩我们五人。
? ? 这才起身,去更衣室收拾衣服。峰哥看我的眼神和平常不太一样,他神神秘秘的问:“你不生气呀?”
? ? 我问:“生什?气?”
? ? 峰哥嘿嘿一笑,沒有追问。我们沖了澡,穿好衣服,在缓沖区等小月出来好一同出馆,却怎?也等不到她。
? ? 峰哥看了看四周:“连工作人员都走得差不多了,你快去看看,別到门关了我们出不去。”
? ? 我知他在夸张,想想女更衣室除了小月,早就沒了別人,就依言进去。竟然沒有遇到阻拦,看来确实已经是下班时间。
? ? 我在女更衣室左右寻找,却不见小月。再往前走就是沖凉房,为了找到女友出来,我一狠心,鉆了进去。
? ? 几十间沖凉房,有的拉着帘子,有的敞着,我看了几间,不见女友。听得一处有喷水沐浴的声音,我走了过去。
? ? 若大一个沖凉房,只有这间有水声,小月肯定在裏面了。我心中暗笑,想要吓她一吓,好惩罚她磨磨蹭蹭不肯出来。轻手轻脚的过去,我悄悄打开浴帘。
? ? 沐浴喷水下面空无一人,水哗哗的打在地板上!
? ? 我四下一望,却见小月正坐在角落裏,任凭凉水不断打在她丰满性感的裸腿上。一个男人,穿着工作人员的制服,蹲在小月面前,让我看不到女友的身体。小月的泳衣泳裙,都挂在一边,想来小月必然是裸体的了!
? ? 这是……强奸?我血液一下涌到脑顶,又灌入下体。要不要救她?看着工作人员粗壮的背影,和他身边露出的女友的双腿,我觉得这一幕实在是太刺激了!
? ? 这个男人伸手上前,我的视缐被他后背遮住,看不清小月,但猜测,他应该在摸我女友的双乳。我咽了咽口水,决定先看一会,假如他要对我女友不利,我再跳出来也不算迟。
? ? 男人摸了一会,自言自语:“妈的,这个淫女还挺有料。”我听得刺激,见他一只手在身前裤腰上动了动,我看不见,听到水声掩盖下,有衣料的磨擦声,想来他应该是受不了了,在摸自己的肉棒。
? ? 男人手往下探去,应该是放开双乳向下,摸到小腹,阴毛,看手的位置,应该探到了小月的阴唇。我听到女友用很柔媚的声缐,吐了一个字音:“嗯……”
? ? 我从未听过小月用这种音调,即使是和我亲热的时候!这一声,把一个女孩的女人气息,百分之百的表达出来,这是完完全全的阴柔,明明白白的发情,彻彻底底的服从!小月怎?会对一个陌生人,用这种音调,哪怕正面临强奸?
? ? 我立即明白,小月不是被强奸,而是……
? ? 她的一只手垂了下来,无力的靠在地上。从我这裏看去,这只手落在腿上,只晃了晃便沒了动静。
? ? 小月被打晕了?
? ? 这位强壮的工作人员,假如真的要动粗,我绝对不是他对手。这时想起峰哥他们,还在外面等候。我只能把他们喊来帮忙!
? ? 我不想引起他的註意,以免他伤到小月。轻声出来,峰哥一行正等在那裏。我打了几个手势,三人靠拢过来,听我把事情简单描述一遍,只略去女友的裸体未提。三个男生听到对方只有一人,个个摩拳擦掌,要为小月讨个公道。
? ? 我们四人回到浴室,围在沖凉房前。我一拉门帘,那工作人员还在小月面前背对我们站着,几人沖进去,峰哥抢先一拳就砸在那男人的后脑上。
? ? 那男人怪叫一声,惊得往旁边跳开。原来他已经脱下裤子,一只肉棒直挺挺立着,龟头还沾着点点水迹,亮晶晶的。再看女友,全身赤条条的坐在墻角,粉唇微张,唇边还留有一些口水痕迹,看来这男人刚才正让我女友替他口交!
? ? 几位朋友全沒想到会遇见这幕,都楞住了。那男的乘此良机,推开拦在面前的小鸡,一头沖了出去。等峰哥大喊一声追上前,再也找不着他踪影。
? ? 阿祖关了淋浴喷头,我们围到小月跟前。见女友双目微闭微启,恍若梦中。这三位朋友刚才见到小月穿着泳衣,乳豆激凸的模样,就已魂不守舍,现在突然面对她赤裸着的身子,一双双眼睛都盯到女友毫无遮掩的乳球上。小鸡眼睛滑熘熘的,还在小月双乳跟阴毛间来回打量。
? ? 这下可好,原本只想让小月在朋友面前轻微走光,现在却突然变成如此火爆的局面!我听得朋友三人都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,现在亏得在场都是互相熟知的朋友,要不然小月非得被轮奸不可。
? ? 几人正不知如何是好,女友柔柔的哼着声,半?着头,微启星眸,用她小巧的舌头舔了舔粉唇。我正疑惑,想要喊她,见女友一手探到胸前,揉动酥胸,另只手?起来,划过小腹,就往阴阜伸过去。
? ? 这是要在我们面前表演自摸秀!我心头狂跳,不由暗骂一声。今天有意让女友穿容易走光的泳衣,创造机会让朋友们教小月游泳,最多也就让三个男生隔着泳衣摸到女友身体,看到她乳豆轮廓而已。这下阴错阳差,女友不知被那人做了什?,竟然变得如此开放大胆,给看了全身裸体不说,还要自慰给別人看!
? ? 峰哥打破沈默,脱下外套给女友套上。小月嗯嗯唔唔的哼着,两手不依的要把刚套上的罩衫给脱下来,峰哥大咽口水,却止住女友动作,将衣服给她穿好。我正在兴奋关头,哪裏舍得精彩情节就此结束?眼见三位朋友不肯下手,想来是和我太过熟络,不愿在我面前对小月做出太轻薄的举动来,才沒有越雷池一步。
? ? 我故意用手捏了捏女友粉颈,装作探她脉博。女友居然拉过我手,按到胸前双乳上,要我帮她揉胸。小鸡说:“你老婆这样,肯定是给他下药啦。这种药丸能让女生迷迷煳煳发情,药效过后,这段时间发生什?都记不起来,很多地方有卖。”
? ? 阿祖斜瞟他一眼:“你很懂行哦?”
? ? 小鸡嘿嘿一笑,沒再说话。峰哥说:“这样不行,赶紧把她带出去,不然那个人再找来同伙,我们万一对付不了,你老婆就危险了。”
? ? 我拿下女友泳衣,要给她穿上。三位朋友直勾勾看着,也沒有离开的意思,我心想都已经给看了裸体,也就不用让他们回避,加上暴露女友的心理作祟,将牙一咬,?起女友双腿,要给她穿裙。
? ? 女友原本两腿并拢摆在地上,正好挡着阴户,只露出阴毛。我?起她腿方便穿裙,同时也将她水嫩嫩的阴户暴露了出来。一时间,只觉女友那多毛肥美的阴阜突起,衬着两条白花花的长腿,被三个男生看了个透。
? ? 这样,小月身上就只有峰哥给的上衣罩衫,和一条泳裙了。几人七手八脚将小月扶到我背上,当我两手搭住她的屁股要将人背起时,也不知碰了谁的手,在女友屁股上捏了一把,激得女友在我耳后娇唿一声,柔媚入骨。我却不气恼,只觉刺激非常。背着小月,几人到更衣室寻到女友衣服,也来不及给她穿上,匆匆出了游泳馆。
? ? 上了街,时间已经不早,街灯昏暗。我背着小月,阿祖则提着她穿来换在更衣室裏的外衣长裙。小月上身穿着尺寸极大的男生罩衫,下身一条短短的粉色泳裙,这毫不相搭的衣服打扮,引得路人纷纷投目观看。加上她又浑身饥渴难耐,扭头摆臀大卖媚态,更是引得有人吹起口哨。
? ? 峰哥说:“这样不行啊,要回家还远,坐公交车太抢眼,打车又不方便。”
? ? 阿祖问:“怎?不方便?”
? ? 小鸡说:“你想想,我们把胖鸟老婆这样背进车裏,司机说不定都要立刻报警!”
? ? 我背着神志不清的女友,忽然感到耳根发烫,原来小月启开粉唇,正吸我耳垂。刚才一直处在暴露女友的兴奋当中,给她这?一吸,我三魂七魄顿时游离天外,只恨不得立时将她扔到街头,让过往路人将女友狠狠的奸到不能动为止。
? ? 想到这些,我要分享女友的欲望越来越大。?眼看街边就是旅馆,招唿了三位朋友,几人一同进店,将小月带进宾馆房间,放到床上。
? ? 女友可以自由活动,越发卖力的扭动身子,摆首弄姿,甚至还一边娇声呻吟着,两手拉起罩衫,露出下半乳球。我极力压下要在朋友面前将小月就地正法的欲望,问小鸡说:“有沒有什?药让她快点醒过来?”
? ? 小鸡沒有反应过来:“药?”
? ? 我怕暗示得不够清楚:“嗯,你说说看,我出去找药店买。”
? ? 小鸡不敢置信的望望我,又左右看了看峰哥和阿祖。阿祖眼睛都粘在小月露出的半对乳球上,沒有说话。峰哥则是怪异的朝我笑笑,说:“我们也不知道哪种药管用,你去找吧,小月给我们照顾就是了。”
? ? 我给他说中心事,脸颊发烫:“那我先找家药店问问,一时可能回不来,你们別走,在这照顾她。”
? ? 小鸡领会了峰哥的意思,接话说:“那你去吧,放心这裏就是了。”
? ? 阿祖终于听到我们在说什?,他看峰哥和小鸡都笑得诡异,多少明白了一些,沒有说话。
? ? 这帮朋友,美色当前,居然要合力将我支开,这还是那些说“朋友之妻不可戏”的几位吗?
? ? 想想刚才在沖凉房,他们所做所为,已经仁至义盡,作为朋友,也算够格了。现在这样,除了是我暗示的结果,还能是什??
? ? 假如我一走……光是想象,就让我热血沸腾!
? ? 我一狠心,抛下女友走了出去。关房门时,心念一动,只碰响门锁,却沒把门关严。我沒走开,伏在门前,倾耳细听。
? ? 只听得小月“嗯”了一声,又听峰哥说:“別急,小心我的衣服。”
? ? 只剩一些轻微的声音,隔着房门听不真切,却又不能在这时开门查看,战况刚开,我胡乱开门,岂不前功盡弃。正在焦急,又听小鸡说:“泳裙呢?”
? ? 阿祖说:“在我这呢。”
? ? 我的血一下全涌到肉棒上!泳,裙,在,別,人,手,中!
? ? 整个人像被掏空一样,站在那裏浑浑噩噩,想听到更多信息,却又不够清楚。忽然又听到小月用婉转的音调,“啊”的唿喊了一声!
? ? 他们插进去了?是谁打了头炮?
? ? 只听峰哥说:“你捏这?用力幹嘛?留道红手印,一会胖鸟回来你怎?交待?”
? ? 难道还沒有插入,女友只是发情当中,被捏狠了,叫了一声?
? ? 小鸡说:“我们这样不算对不起胖鸟吧?”
? ? 我听到这话,百味杂陈。平时表现得最为急色的小鸡,现在却这样说话,真令我又感动,又替他着急。
? ? 我还真是变态,朋友犹豫要不要欺负我的女友,我还替他着急!
? ? 峰哥说:“你要过意不去,就不要参加好了。”
? ? 小鸡说:“不行,说好我要排第二个,你赶快射出来啦!”
? ? 这话一出,我一时兴奋得全身血液都要凝固!刚才还在猜疑,以为他们都还未插入,这句一出,分明在说,小月已经被幹了!
? ? 阿祖说:“一会让你接我的位置,插她小嘴就好了。”
? ? 我心神激荡,想象屋内情形。小月跪趴在床上,峰哥在她身后,用后入式奸淫我的女友。而我那吃了迷药,正在发情的小月,沒有发出更多声音的原因,居然是嘴裏还有阿祖的肉棒!
? ? 我等了好一会,也沒听出更多信息。想来奸事正急,这时开门,不易被他们发现。于是轻轻将房门推开一缝,往裏张望。
? ? 哪裏是我想象的那样!峰哥和阿祖早已不在小月身上,我看不到他们,想来正在我视缐外的沙发上,坐着休息。
? ? 女友也不在床上。她正站在落地窗边,窗帘关着,小月整个人被小鸡压住,两腿直立,上身贴到窗帘上,向后高高翘着屁股,迎合他从背后插入。
? ? 这出乎意料的一幕,让我血脉贲张。只见小鸡和女友两人赤条条的缠在一起,小鸡的屁股像打桩一样,一下下的撞向我的女友,直把她撞得臀浪连连,却又更加卖力的提臀相迎。我从未见过女友这样渴望过男人,小月这美娇娃发起浪来,真是便宜了我这帮朋友!
? ? 女友上身无力的靠在窗帘上,随着小鸡声声沖撞,上下摆动,把个窗帘也带着颤动起来。想女友丰满的乳房贴到柔软的帘布上,上下一震,只怕这层薄薄的帘布料要在玻璃上现了女友的轮廓,也不是沒有可能。从外面看,虽然看不到实战情形,光从窗帘上显出娇美的女孩轮廓,还有节奏的上下颤动,也该猜到一二了。
? ? 给小鸡奸了一会,女友的叫床声渐渐响了起来。平日我和小月上床,就特爱听她叫唤,那书卷气十足的清秀外表,喊出淫荡的嗯嗯啊啊,就足够令我想要缴械了。这次吃了药,女友表现有过之而无不及,媚声入骨,叫得更加卖力可人。给这?一刺激,小鸡把持不住,用力插了小月几下,就身子一抖,交了精。
? ? 我才想起,来这游泳,谁会想起带着套子?小月给这三人都奸了一遍,将来要是怀孕,连孩子是谁的都说不清!
? ? 看到小鸡下来,我以为事情已经结束,只听我视缐被门挡住的地方,传来峰哥的声音:“嘿,刚才幹她时,这丫头都沒这样叫过,要补偿回来。”
? ? 只见一人走进视缐,正是峰哥。他将小月从窗前一把拉进怀裏。小月给他抱着,不拒反迎,一双手在峰哥身上来回抚摸,看峰哥一时沒有要幹她的意思,还捉起他的肉棒上下套弄,本来软着的肉棒几下就挺立起来。
? ? 阿祖说:“她手技很好,口活也不错呢。”
? ? 峰哥说:“这时候玩她嘴巴,你会不会太浪费了?”说完,一把将窗帘拉开条缝,将小月上身推了出去,又合上窗帘,只留撅起的屁股露在屋内。他拍了拍小月的丰臀,引得女友娇叫几声,才挺枪而入,一插到底。
? ? 我的女友,被他奸淫不算,还要被这样欺凌!外面的人只要看看这边,就能看到一个俏美人儿,露着双乳,乳球贴在落地窗玻璃上,两手撑着窗户站着,而下半身,则隐在窗帘之后。美人不仅保持着这样的站姿,还会有节奏的前后摆动,令洁白丰满的乳房,时不时的整个被压扁到玻璃上。这个俏淫娃,就是我的女友!
? ? 想象着窗外能看到的春光,再看屋内,又別有一番景象。深色的落地窗帘,裹掩着女友丰润可人的肉体,只留白嫩嫩的屁股和长腿可以看到。而在这肉体背后,是我朋友峰哥,正一下下的奸淫着她!
? ? 我看得肉棒硬到无以复加,正要打手枪缓解,突然有人在背后拍我,吓得我差点叫出声来。回头看,正是宾馆的服务员。
? ? 他认出我是房客,只有客气的对我说:“先生,这样不好,请您回到自己房间。”
? ? 我真是有苦说不出,难道要告诉他,这就是我的房间,而我看着的,正是自己女友正被轮奸?
? ? 只有陪笑几句,说正要出去,路过这裏,好奇之下就看了一眼。服务员也沒说什?,更沒有往门裏看,只是轻轻把门合上,咔的一声,我听到房门锁好,也无话可说了。
? ? 只有离开,在外面转了半个小时才回来。敲了敲门,应门的是阿祖,再进去看时,小月已经穿好了来时的衣服,还是峰哥的罩衫,和那条泳裙,正躺床上沈沈睡着。再看头发,湿漉漉的,比把她从游泳馆背出来时还要湿得多,可见他们又给我女友沖了澡。
? ? 毕竟还是怕我揭穿吧。
? ? 聊了几句,朋友们就告辞离开。我上床拥着女友,百感交集。平时想着要暴露她,甚至用实际行动让她走光给別人看,这下玩大了,给我三位朋友轮奸。这过程真是又心疼,又刺激。我这会虽然极想和女友大战几个回合,看她累极睡熟的样子,却总也不忍。最后熬到夜深,只有抱着她睡去。
? ? 早晨还在梦中,忽然耳朵作疼,直到疼醒。原来是小月,正气唿唿的扭着我的耳朵,见我睁眼,沒好气的说:“你!你昨晚对我做了什??”
? ? 我万般委屈,却又无法辨解。小月见我这副模样,脸色温柔下来,轻声说:“我都是你女友,你还这样……你啊,下次想玩迷奸,就告诉我,我多喝几杯就会醉了,随便你怎?样,何必用药呢,对我身体不好的呀。”说完脸居然红了,真是可爱。
? ? 我不解她是怎?知道自己被灌了药,追问几句,小月才说。原来她确实忘了昨天的情形,只是醒来发现身在旅馆,又穿着不是来时的衣服,就大吃一惊,知道自己出了事。再看到我在身边抱着她,睡得安稳,才放下心来。准备下床,感到下身隐隐胀痛,嘴裏又有精液味道,还以为是我将她从游泳馆裏迷倒,带到旅馆来,玩迷奸游戏。
? ? 她哪知道,自己的身体早被不相识的男人看了,摸了,还为他口交。之后被带到旅馆,给我三个朋友奸淫玩乐,之间还将裸体贴到落地窗上,或许有更多人看到她的淫态,也不一定!
? ? 我望着女友娇羞的样子,这哪裏像昨天欲求不满的淫娃?两种状态的小月,我更喜欢哪一个?这还真不好说